夜喵NightCat

全职圈,魔道,有粉必回。高中生。喜欢写小短篇。(・ω< )★

来一发预告

【周叶】《天命记》大纲已经差不多了!
是一个打妖怪的剧情流修真文!
大概一两天后发第一章!
HE!尽力不ooc!
————————————
“你愿意为我而死啊。”叶修笑了笑。“为我而死可别吧?你为我而活,如何?”

千算百计,算计不过天命。
千轮百回,轮回不破注定。

【周叶】幼驯染三十题

观看说明及目录(1)
当平行世界吧!

01.同样的衣着与玩具。

(1)

小周泽楷和小叶修,今年光荣的都进入了大班,分进了同一个班。

然后每个小朋友都拿到了统一的衣服,一个个去洗手间依次换上了。

苏老师拉拉叶修的衣襟,细心整理好衣领,退后扫视着,心想这孩子还真好看,眉清目秀,可爱间透着慵懒,白白净净的。

她见过的小孩子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五官这么协调的还真的少有。

“衣服大了点儿……”苏老师苦恼到。

另一个江老师微微弓着背,手拉手牵来另一个小朋友:“要不和他换换?小周的衣服小了点。”

苏老师扭过头,然后就更痴呆了似的。

卧槽,这小孩不得了,也是个可爱炸了的孩子,长大后只要别长残,即便是个男的放古代也是红颜祸水啊!……呃,说起来不是还有男宠这个说法的嘛。

小叶修毫无芥蒂,饶有兴趣的盯着小周泽楷。周泽楷往江老师身后缩了缩。

江老师是个和蔼可亲的男老师。他蹲下来,商量般的对周泽楷说:“你跟叶修哥哥换个衣服可以不可以?”

周泽楷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点了点头。叶修笑嘻嘻的看着他,他又跟逃避似的把头埋下去。

(2)

当穿上原叶修的衣服时,衣服还温温的,但是因为才穿了不久,并没有叶修的味道。

周泽楷把衣服拉拉正,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似懂非懂的想:好像的确“正好”了?

一旁叶修还在很努力的把头从衣服里穿过去,手臂细细的,挣扎的像个已经脱水已久快没力气的鱼。

废了好一会才整理好的衣服的叶修,诧异的看向傻傻站着的周泽楷,后者正反复饶有兴趣的盯着他看。

“你在干嘛?”他疑惑道。周泽楷慌忙摇摇头,把视线移开。

叶修迷茫的扫视了下正在半仰视着水龙头的周泽楷,心想:他好傻。

于是小时候傻乎乎的周泽楷,就这样被小大人叶修在心里鄙(xi)视(ai)了一把。

(3)

苏老师看看两个小朋友,很满意的点点头——只是表象罢了,苏老师心里那是一个母爱爆发啊!

卧槽!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2!

两个人还都在萌萌的站在她身前仰视她!

水汪汪的大眼睛!粉嫩嫩的小嘴巴!肉嘟嘟的小脸蛋!

虽然大部分孩子都有这些特征,但是这两个小家伙五官还这么协调!

嘤。

苏老师一脸姨母笑的蹲下来:“走吧,去和其他小朋友玩吧?”在不远处的活动室,大(三)班的小朋友们被江老师带去,正三三两两搭积木。而叶修和周泽楷因为换衣服被耽搁了。

周泽楷小幅度的点点头,眼睛闪着光,聚精会神的盯着苏老师的脸。叶修则望向窗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苏老师站起来,伸出双手一手拉住一个,牵引走去活动室。

(4)

周泽楷看着大大的门被推开,又稍稍瞥了眼被苏老师隔开的叶修。

他好像摸不透的样子……周泽楷忽闪忽闪的眼睛里有些不解。

儿童的眼光能看到单纯的表象,看出深层次的本质对于小时候的周泽楷来说,有些难。

何况叶修的脸上,很明显的显示出他对“玩积木”一点兴趣都没有。而周泽楷虽说对积木也没多大热情,面无表情的,不过他本人本来就有点“冰山脸”属性……

(5)

叶修和周泽楷被领进小朋友堆。苏老师豁达的挥挥手:“去玩吧!”

叶修抬起头,对苏老师一针见血:“你干嘛一直充满‘母爱’的笑着?我太帅了?”

哦,前言撤回。叶修看的就挺透的。

苏老师的心隐隐作痛。不,小朋友你错了,是你们俩个太可爱了。

不远处的江老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小时候心就这么脏,长大后不得了啊!”

周泽楷疑惑的眨眨眼睛。

咦,虽说叶修哥哥是很帅,但是感觉苏老师的笑没问题啊?好多人见到自己也都是这么笑的啊?

【周叶】忠犬三十题(六)

(结尾有这个三十题和我的别的文章,以及原著的时间线的暗示。)
观看说明及目录(1
二十五.家里出现害虫时下意识的反应

(1)

苍蝇是个很神奇的物种,说是益虫,可以;害虫,也完全OK。

夏天了,各类蚊子也蠢蠢欲动,晚上叶修一躺下,耳边“嗡嗡”之声不绝如缕。他条件反射般的从床上弹起来,飞扑到一旁仰面朝天躺着的周泽楷身上,伸长手臂去够灯。

房间里瞬间亮堂了,叶修像个被害妄想症患者一样四处张望——不,就是被害妄想。

暗里有可能不止一只蚊子盯着他嘛。(可能还有个小周?)

可是那只蚊子跟影遁似的找寻不见。

周泽楷看着警惕的在床上蹲坐着的叶修。半干不湿的头发因为刚刚躺下去过凌乱的翘起了几根,宽松的睡衣绷紧了,蝴蝶骨微微隆起,腰肢纤细,脊梁骨的凸起清晰可见,睡裤富有弹性,包住圆润的臀部,腿修长,半屈着踩着床。

啧啧啧。

叶修没有注意到背后狼一样的眼神,倒是无奈地抓抓头疑惑道:“不见了?”

周泽楷把视线从叶修身上移开,无意抬头,迎面看到床头板上一个小小身影,一时没回过神,吓得往床尾蹿去。

(2)

叶修回过身,眼疾手快的大爆手臂速,“啪”的一声。“哎呀,疼。”叶修甩甩手,满意的看到了手掌上蚊子的尸体。

二十八.小心翼翼将梳齿从恋人发根一顺而下(同居五十题里会写)

二十九.轻轻护上恋人枕在自己心口的脑袋

(1)

打完蚊子,叶修拖着脚步去洗了个手,摸着黑爬上床。
湿漉漉的手擦到了周泽楷的小腿,又若无其事的移开。
周泽楷在腿上传来包裹着温暖的冰冷水滴时,胸腔有一个地方在悸动。枕边人躺下来,大大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他翻身,把叶修搂住。

叶修安顺的把头埋在他的心口处。他能听见叶修心中的轻笑。

他们曾经是对手。曾经是朋友。

一直是知己,尽管没有明说。追求胜利的强者。

唯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安知风平浪静的可贵。

一切都结束了——不,没有。

前半段大概不算平凡的人生大概是结束了。后半段平凡的人生他们俩终于能一起走了。

想到他曾经意识到自己喜欢叶修时,叶修早已一见钟情,然后悄悄暗恋了他那么久。

想到他们俩在赛场上相互厮杀的每时每刻。

和在赛场下相知相遇的偶然。

而此时,叶修正安心的把头塞在他的胸前,气息温热,他能感觉到。

周泽楷哑声微笑,手抚上叶修细碎发丝,把头埋进去深吸一口气。

嗯,是淡淡的柠檬味洗发水香味。

(2)

周泽楷年轻气盛,气血旺,叶修把在空调里吹得发凉的手臂搂上周泽楷,后者微微抬腰,叶修的手臂卡在里面,热度从皮肤传进骨髓。

两个人用的洗衣液,沐浴露都是一个牌子,此时叶修鼻腔内溢满了薄荷的清凉。

小周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叶修不知道。

不过这重要吗?

时光不可能倒流,唯有此时此刻。(出自另一部网文小说。)

所以珍视现在就好了。

现在的生活不枉我喜欢小周这么多年……叶修心里美滋滋。

可是他有点疑惑。

“小周,”叶修感觉到头上传来的吐息,出声道,你说轮回,或者平行世界……存在吗?”

好像对方犹豫了下,才应声:“可能。”

叶修没有再说话。

十年轮回?

前生前世的轮回?

和现在的世界有很多雷同的平行世界?

叶修也不明确自己在想哪个,想知道什么。他向来不信鬼,不信神。

可是很多时候他和周泽楷这样接触,心里会漾起非常,非常熟悉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流逝在愈演愈烈。

就好像他们不仅仅只是相识了十年,同居了五年,而是在一起有了上万年。

真的有轮回,或者平行世界的话,那也不错——

逝去的人,可以在轮回后再去完成前世未完成的抱负。
如果有别的平行世界,他们能在一起,那再好不过了。如果不行,那至少在这个世界,在他们死后,时过境迁后,或者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还能再相遇,相爱。

(啊啊啊啊啊短篇完结!甜炸!然后还顺便剧透了下几个月后才会再开笔的《荣耀未曾负》走向。。。)

(味道是个大伏笔hhhh,预示了过段时间的一个架空小短篇……香味嘛,很好猜吧?)

(说起来柠檬和薄荷也是我常用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呢。。。夏天贼清爽了。。)

(嗯,我前阵子说的长篇架空修真文就要在轮回上做文章了。)

(我这儿来台风,车如船,水洼在打旋,雨丝几乎与地面平行,共享单车就是个多米诺骨牌……)

(想写幼驯染三十题,学院风三十题……恋爱三十题也不错……)

0817孙哲平生日快乐

大孙生快啊。
算算时间线,今年是百花战队成立后的第一个夏天吧?
这个赛季你们战队是亚军。
别太勉强自己了。
加油。

【全员中心向】微小说三十五题

Adventure(冒险)  

2023年冬,叶修被迫退役,2025年夏,他再度登顶。

Angst(焦虑) 

亲手缔结自己一手建成的王朝,听起来很热血,带感,但是魏琛只想稳当点。

Best(最好的)

“叶修,最强。”

Crackfic(片段)

“不错吧?”叶修又来询问陈果意见。“这就是你昨晚做的?”陈果问。“对啊!”叶修点头。

Crime(背德)

“爽快,条件很简单,只要你宣布退役。”

Crossover(混合同人) 

叶修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个周泽楷。
“你们好啊!”他招呼道
周泽楷冷笑道:“呵。”
周泽楷腼腆道:“……前辈,好。”
叶修:???

Death(死亡)

十年,轮回。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叶修可是主角!

Fantasy(幻想) 

“哈哈,有了我,嘉世该翻身了!”
(并不是鄙视小孙……而是因为嘉世人心散了,有他,有叶修都没法翻身。)

Fetish(恋物癖)

荣耀女神!

First Time(第一次) 

兴欣,新军逆袭。

Fluff(轻松)

“快比赛了,大家加油。”

Future(未来) 

少年你莫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Horror(惊栗) 

君莫笑来抢boss啦。

Humor(幽默) 

叶修。

Hurt/Comfort(伤害)

垃圾话?

Kinky(变态/怪癖) 

霸图的作息时间表。
(其实这完全不算。)

Parody(仿效) 

斗神。

Poetry(诗歌/韵文) 

他们的名字就是一场盛世。

Romance(浪漫) 

荣耀女神?

Stop (停止)

真正的退役。

Smut(情/色) 

这担子,让同人文来挑吧……

Spiritual(心灵) 

胜利。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在一个平行世界的时间线上来回蹦哒?

Tragedy(悲剧) 

对抗的对手,叫时间。

zero(零)

张佳乐。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苏妹子。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这个担子交给乙女向同人文手们。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同人文手们,上!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人物属于xxx,ooc属于xxx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全职的bg向同人?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世邀赛同人文。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部分be文?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车交给你们。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未来的某一天,会有这个游戏吧。

——————————————————————————
今天还有大孙生日贺文……
周叶文还没肝……
啊……

写手问卷

1,曾经用过哪些名字发表?

枫霜,夜喵

2,常去的发文处?

贴吧QQ空间,lof是现在的常用的

3,习惯手写还是打字?

打字吧?方便些

4, 对於极短篇、短篇、长篇的字数认定?

极短篇50-500字,短篇500-10000字,长篇起码过3w字吧?

5,目前为止写过多少篇文章?(已完、未完、断头)

几十个吧……就没完结的,目前撑死了字数是10w字

6,从什麼时候开始写文的?

五年级

7, 第一篇文章是?

猫武士同人文

8,自创多还是同人衍生多?

同人……

9,觉得对自己写作影响甚深的作家/书/音乐?

太多了……基本上看过的,喜欢听的都多多少少有,文风有时候会偏差就是因为最近看的文的文风

10, 写文时有什麼禁忌吗?

有,不想抄袭。有时真的是无意识就的把某些书的情节带入自己的又强行改掉……我不知道其他写手有没有这种感觉。
不想ooc。
不想没理由的虐。

11, 投稿过否?

没有。

12, 承上,投稿过的话,录取了吗?没有投稿过的话,为什麼不呢?

太萌新了。

13, 写自创时,里面的角色数量?

很多……

14, 有分章节的习惯吗?

有啊。

15, 承上,会刻意控制章节或一段的字数吗?

有时候会,比如“哎呀好短再添点”“哎呀太长了,截两段吧”

16, 写作时会避免用的字句?

别的作品里的

17, 写文时的习惯是?

听歌?后面为了不打扰就不听了

18,在晚上还是白天写?

我倒是想晚上写……但是身为学生晚上手机没收,只能看看电子阅读器里存的小说

19, 对於写作这件事,有想达到的目标吗?

成为大佬!太太!

20, 对於写作,有什麼样的坚持?

额……希望不断头?

21, 写文时,习惯的时空背景是现代/古代/未来?

现代吧?我历史不太好,未来太巨大了……最近有考虑修仙

22, 承上,地点在国内/国外?

国内……

23, 喜剧还是悲剧收尾多?

喜剧,自己写悲剧我倒是可以勉强接受,但是总感觉心里堵堵的……

24, 会在意笔下人物的性向吗?(此性向非彼性向也。)

会啊。

25, 开始写之前先帮文章命名,或是写完后?

看情况

26, 承上,通常是怎麼命名的?

根据情节

27, 亲情/爱情/友情,以上三种主题都写过吗?

都写过

28, 觉得在自己的文章里最重要的部分是?

线索,情节和尽可能不ooc

29, 关於自己的文章风格,别人怎麼说?

没人评论……我自己的评价是挺小白的

30,常引用其他出处看来的字句吗?

会标明。如果合适的话,引用啊!

31, 对於「如果剧本里有一只枪,这只枪就应该被发射」的看法?

是指伏笔?我觉得挺对的。

32, 有被盗文过吗?

没有……萌新嘛。

33, 有因为发表文章而认识的友人吗?

有的,不过现在不常联系了……

34, 被称赞过吗?

有哒!

35, 再也不能写作的话,愿意拿什麼来交换写作的机会?

画!画!我更想成为个画手……

36, 写作这件事在你人生中的重要性排在第几位?
这个怎么排?很多没有可比性,比如“健康”……如果说是爱好的话,第三位吧,没有希望超过第一位画画和第二位看小说……

37, 通常以什麼做为文章的中心?

咦?

38, 写不出来的时候,会做什麼?

看小说,听歌,QQ聊天,挖新坑(喂)

39, 被截稿时间逼过吗?

截稿?我现在全是用爱发电。

40, 会向你催稿的人?

额……基本没有?

41, 有没有想过自己会写作到什麼时候?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到大学毕业,还有八年的样子……

42, 经常出现在文中的字词?

心里,略略,一,的。(???)

43, 有不希望自己写的东西被谁看到吗?

有,被同学们,还有讨厌这类文的人……

44, 写一篇文章会修改几次?

很少,有时候重读的话会改改

45, 花最久时间的文章是?

《元素战歌》

46, 列一下,到目前为止最满意自己的三篇文章?

《元素战歌》,周叶题目系列,魔术快斗同人《梦幻与现实》

47, 承上,理由是?

第一个:完完全全是自己架空出来的,人设什么的都有,是目前的文采顶峰,准备写个很多年……
第二个:甜啊……
第三个: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写了两年后基本断更,我不知道还会不会去写它……

48, 写到这里,对这份问卷的感想是?

自我审视吧。

【周叶】荣耀未曾负(八)

观看说明及目录(1)

我有空补全下目录……

——————————————————————————
(8)

台下“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的呼声此起彼伏,毕竟是轮回主场,从粉丝气势来看嘉世明显被压了一头。
周泽楷拖开椅子做下。

“3'2''1……”冰冷的机械女声。直播大屏幕上,周泽楷面色冷峻,两手放在键盘和鼠标上,不动如山的坐在那里,而另一块屏幕上的不是叶秋,而是游戏的准备画面。

开始。地图是很直白的竞技场,两个人站在对角线上遥遥相望。

周泽楷率先利用距离优势操纵一枪穿云动起来,火舌从荒火掠出,直指一叶之秋。

……(夜喵:有谁想看战斗吗?有吗?(╯-_-)╯╧╧)

双方终于耗至红血——不是荣耀小白都看得出来,这场比赛谈不上什么单方面碾压,而是一个势均力敌的较量。

大招CD仍在冷却,一叶之秋凭借炫纹加成的速度优势近身,一枪穿云冷静的操作想再用飞枪拉开距离,对方一阵大爆手速硬生生把半空中的一枪穿云再度吹飞。此时一叶之秋的豪龙破军也冷却结束。

结果不言而喻。

周泽楷心里堵得慌。轮回主场的擂台赛输了。再看看一叶之秋的血量,还比当初全明星赛上的多了5%,成功完成一挑二壮举。

无论是自己还是轮回,都输了。叶秋前辈还是宝刀未老啊。周泽楷心有狂澜,一波波拍打上脑海。

自己大概还差。是不是“为时过早”还不能下定论——谁知道他能不能进步,还是仅仅止步于此了呢?

走下比赛台,周泽楷一眼望去,嘉世的应援牌在观众席上耀武扬威,而诸多“楷楷最棒!”“轮回!”之类的牌子虽然还竖在那里,莫名的觉得黯淡了许多。

照理说应该是胜败方一起站在台上寒暄两句再各自下台,可对方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秋大神,周泽楷上台微微颔首站在那里,尽力不要让自己的神情出现波动。身边空无一人,聚光灯对准了他,几重影子把他团团围住。

在影子的簇拥下,周泽楷匆匆下台。

团队赛是轮回赢了。地图优势,各个击破。

周泽楷松开鼠标,但是却轻松不起来——这样轮回和嘉世季后赛的积分就拉平了。接下来是嘉世主场,主场方优势是避免不了的。嘉世和轮回的对决,关系着谁能进四强。

“走吧走吧,去吃顿好的。”杜明在战队宿舍的走廊上提议。

方明华响应:“是啊,吃顿夜宵嘛。”

轮回众全体吃夜宵。地点……就是周泽楷请叶秋吃馄饨的店。周泽楷时隔一天又坐在了那张位子上,又是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摆在面前。

不禁想起前辈那隐在白气里的脸,那么无所谓般的谈及他的苦楚和关于他们俩的严肃话题。

这次是他输了。

————————————————————————
卡文卡到爆炸。
《荣耀未曾负》大概要断更几个月了。
因为后面大多都要用到原著时间线,我需要用几个月捋清时间线。
我在构思一个长篇周叶架空修真文。(=゚Д゚=)
拭目以待……?

【周叶】同居五十题(十)

观看说明及目录(1)

——————————————————————————
十三.一方卧病在床

(1)

很不健壮的叶修的肉体又双倒下了。这次还是着凉——大夏天的睡午觉吹空调,活生生冻醒。

叶修在床上吊儿郎当躺着,表示:“我不整点事儿出来这辣鸡作者写不下去啊~”

周泽楷:“……”然后伸手把叶修又挣扎下去的被子再往上提了提。叶修想反抗:“热。”事实上叶修也的确挺热的,本来就发烧,皮肤上热气腾腾,汗把头发浸的湿湿的伏贴在前额,冷汗随着动作渐渐汇聚成一滴划过皮肤。

周泽楷特意把空调温度调高了点,看看时间,起身出去,拿了药回来。叶修的迷迷糊糊在床上翻了个身,扒住周泽楷的衣摆,手松松软软的没有力气,不过凭借手臂的重量还是生生把他的领口扯下,露出左半边锁骨。
头埋在枕头里,手紧紧攥着没撒手。

叶修就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周泽楷捧着杯还冒着冉冉热气的水,跟何柱子一样仵在那里,领口的空虚感让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前辈,吃药。”他柔声道。

没反应。

周泽楷有点慌,侧身把药和水重重的往床头柜一放,几滴水飞溅出来。他蹲下,把叶修的抓着衣服的手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拨开叶修的脸。叶修睡颜祥和,面色透着病态的红润。

手拍在热乎乎的后背上,感受着呼吸——很平稳。

“药。”周泽楷顺势摇起叶修,叶修摇摇欲坠——不是,软绵绵的随着摇动的频率晃动。

叶修睡眼朦胧的分开了长长的睫毛,半梦半醒的抱着周泽楷的手臂被扶起来。周泽楷轻手轻脚,就和在捧着一个老古董花瓶一样——不是!就和在移动一盆水栽培植物一样——

算了,反正就那个意思。

周泽楷在他背后立起枕头,安放好自家病人,侧身拿起药,凑到叶修嘴边。叶修微闭着眼睛,张开嘴就含住了周泽楷捏着胶囊的手指,舌头一卷把药挤了出来。

周泽楷内心五味杂陈:生个病还这么撩,这舌头太灵巧了吧。

(2)

喝完水吞服下药的叶修,汗淋淋的身体倒下的倒是挺干脆,温顺的缩在被子里。

说实话,这样安安静静的叶修不多见。

本来陈果一行人准备过来探望探望的,被周泽楷以“睡觉”为由推脱掉了。

周泽楷表示:可不是在睡觉吗?

叶修睡觉,他就守在另外半边床上,用手机处理着一些工作上的事。退役后他做了轮回的技术指导,但是很少亲自回去,大多是靠手机来联系轮回俱乐部。

房间被拉上了窗帘,盛夏阳光酷辣,晒的窗帘都烫手。昏暗的环境下总是感觉阴凉了不少(我这里台风。。都写不出来天气了。。每次写的季节天气和当时的季节天气都不相符啊望天~)。

周泽楷蹑手蹑脚端了粥回来,叶修仍在昏天黑地睡着。他特意加了不少糖,不过大概没有什么用。生病很削弱味觉的。

叶修被再一次摇醒的时候努力看清了周泽楷手上的东西,拒绝道:“不吃……”

周泽楷刚想说什么,他又接道:“我都生病了你还要强……迫我干这干那的。”

……。周泽楷不由分说,因为他也说不过生了病还油嘴滑舌的叶修,舀起粥就往叶修嘴唇上戳。

口是心非的叶修很欢快的就大张开嘴含住勺子舔净粥,喉结涌动吞咽下,眼含笑意看着看傻掉的周泽楷。
要不是生病,叶修前辈这么玩火大概就被推倒了。

(3)

睡了一整天的叶修出了一身汗,黏黏糊糊的。叶修心安理得的被拔了个精光,周泽楷公主抱式的扔进浴缸。

(你们以为我会写洗澡?会写的,不过不是今天……因为怕被屏嘛……下次直接走外链好了。)
——————————————————————————————
今天晚上整整目录。

【周叶】忠犬三十题(五)

观看说明及目录(1)

————————————————————————————
二十三.带你去吃泡芙,看着你舔去手指上的奶油时不小心流出的鼻血

(1)

晚秋的氛围很适合一份甜到发腻的甜品,比如说,糖霜,草莓酱,奶油。

周泽楷逛超市的时候发现底层开了家小有名气的面甜品,略略一想,走进去带了俩泡芙出来。

外皮酥脆金黄,糖霜薄薄的刷了一层,奶油盘在顶端被鲜红诱人的草莓酱淋了个遍,煞是好看,摆在那儿都赏心悦目的。周泽楷是秉着这类食品不能多吃的原则。不过叶修看到两个孤零零的小泡芙有点迷茫。“就俩?”叶修难以置信。

“嗯。”周泽楷点点头。

叶修勉为其难的揉揉肚子。软绵绵的,挺有弹性。两个就两个吧,总比没有好。叶修挠头,伸手去拿。

叶修是个没太多情调的人(同居五十题有提),一向觉得这类甜品女孩子吃的比较多点。这么小巧玲珑的一个,让他想起了以往全明星结束后每次都和苏沐橙一起去吃冰激凌。

苏沐橙每次都一小勺一小勺秀气的吃着——
如此想着,叶修轻轻咬下一点。外皮脆生生裂了,奶油在唇舌间化开,浓厚的草莓酱洋溢。眯上眼睛。甜品真的是人类的一大发明啊。叶修想。

(2)

夕阳西斜,暮光洋洋洒洒的纷落。两个人是坐在阳台上的,开着窗,望着远方。干燥的风混着秋天特有的清冷气息。奶油味甜腻腻,打扰了嗅觉。

周泽楷突发奇想的泡了红茶。茶包沉甸甸,侧倚着透明杯壁,褐红色的茶水里混有阳光,渲染成金黄的烟冉冉在空气里晃动着。而本人半躺在靠椅上,十分难得的有了叶修式的慵懒。

叶修尽管是那样想着要安心享受的,但是吃的速度还是很快。然后他垂下手,偏过头看向自家的人。

阳光,清澈的空气是最好的滤镜,和美好的眉目一起组成了入画般的精致。

周泽楷将沾有一点点奶油的手指靠近嘴唇,嫣红的唇瓣分开,极为认真的伸出舌头,抹去泛着金光的奶油——

叶修看的呆了。

眼前的人已经褪去了当年他一见钟情时的稚气,脸颊棱角分明,透出了成熟的气势。

可是在叶修的眼里,周泽楷的一举一动都像是在撩拨心里的弦。

周泽楷也看了过来,手仍旧那样举着。他腼腆的笑了笑,水光潋滟的眼睛里泛着秋波,微微眯着。

(3)

叶修心坎里最软的一块,突然一酸软。然后热血蔓延全身。

殷红的血就像泡芙上的草莓酱,顺着人中流了下来。
“咦?”周泽楷一愣。

“小周啊,”叶修手忙脚乱的捂住,伸手去抽纸巾,“你怎么能那么好看呢?”

叶修把纸巾覆上鼻子,看着周泽楷魔怔般的愣在那里一动不动,红晕却在脸上荡漾开来。

明明就是你造成的,却摆个无辜脸。真没辙。

不过我喜欢。

叶修想。
————————————————————————————
挺短的,因为卡文卡到爆。
本来今天晚上准备多更点的,结果眼睛敷着药一不小心睡着了,明天还要早起去补课。。。就只好先发这么多了。。
(2)文采爆炸——!
《荣耀未曾负》很好写。不过忠犬三十题已经还有一次更新就完了,所以最近一直在写这个。
《同居五十题》很久没动了,因为下一题是病叶。。。我感觉我要写的话会比这篇还卡……
Q:忠犬地位的不是小周吗,为啥这次流鼻血的是老叶?
A:因为小周好看!联盟里钦定的第一帅哥!(也不完全是),但是就感觉老叶看小周流鼻血了更合理也更有感觉些……下次可能会写个小周看老叶流鼻血?

【周叶】忠犬三十题(四)

观看说明及目录(1)
————————————————————————————

十九.质朴的脚踏车与被他搂紧的后背

(1)

作为有钱的轮回前队长,车是有的。

可是买菜呢?开着车去买菜太麻烦了。还不如蹬个自行车,晃晃悠悠骑过去——不,那是叶修。

周泽楷骑自行车特稳当,明明没超速,规规矩矩的蹬着脚蹬子,可是骑车的阵势和气质总感觉他骑的风驰电掣。

叶修曾经吐槽过,他这么个大帅哥,去超市挤在大爷大妈里认认真真挑着菜,蛮出戏。

(2)

春天啊,万物都在忙着延续生命的季节(喂)。

周泽楷看看清晨阳光明媚,又走到窗边伸出手探探空气。空气里仍有那么一丝阴冷,不过干干爽爽的,很适宜人体。他快步走到床边,撑着床摇醒自己的人。叶修睡得思维朦朦胧胧的,闭着眼口齿含糊的问什么事。
周泽楷认真道:“去公园。”

叶修沉默了一会。周泽楷等着他的答复。

“老掉牙了。”叶修吐槽说,睁开眼看看时间,又是一阵无语。

叶修睁开眼,自家恋人一脸期待,“想去”两个大大的字简直写满了脸。

“等我收拾好就去。”叶修无奈,叹气道。

其实叶修心里还是挺期待的。

老掉牙又怎么样,我们要在一起到老掉牙嘛。

(3)

叶修乖巧的伏靠在周泽楷背上。春天的薄衣夹在两人中间,体温交织不休,缠缠绵绵。路有点颠簸,车身上下左右略有摇摆,但莫很有安全感。
鼻尖是自己最喜欢的人的味道。

(4)

周泽楷被叶修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搂住。叶修的双臂从他的两臂下穿过,松弛有度的环绕着他的腰。

前辈的脸埋在他的后背。

脚下有规律的踩着脚蹬。

心在不安分的悸动,早就不是平常的频率了。

二十.抽血时蒙上你的双眼

(1)

叶修的体质谈不上弱不禁风,但跟周泽楷比起来……嗯,没有可比性。

周泽楷每天早晨做做锻炼,晚上夜跑或者散散步,叶修也经常跟去散步——“前辈,散步。”然后叶修就扔了千机伞投降了。
他也不是讨厌散步嘛。

至于烟?抽的很少,一周也就几根。

周泽楷本来是要管的,毕竟烟这种东西,最好是别碰。奈何不了叶修的习惯如此,所以周泽楷尽管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中也是默许叶修偶尔摸那么一两根。
叶修原话:“哥全身最健壮的地方就是手,精神和脑子。”

周泽楷则是看看叶修白净颀长的手指,试图把“健壮”和这双手联系起来。
未果。

然后在某个初秋,不健壮的叶修的肉体着凉感冒了,被肉体和精神都健壮的周泽楷开着车载去了医院。

(2)

在验血处,叶修漫不经心的表示:“那啥,我这手可值钱了,能不能不扎?”

周泽楷拉住下叶修即将首当其冲的手,严肃道:“扎!”
“……。”叶修面容僵硬,“容嬷嬷?”

叶修也不是很怕疼,但是扎了手指尖后对于叶·喜欢抢boss·修的操作或多或少还是有影响的。

蓝溪阁某个人大喊一声:“集火那个君莫笑!”

然后一群人屁颠屁颠就跑过来了,君莫笑转身就逃,时不时杀俩个,然后手指尖一疼,脚下一顿,本来准备捡装备的,结果来不及了就只好再跑。

一件可能是橙装的装备就那么没了。

“想想都心塞。”叶修最后下了结论。

周泽楷听完:0_0

前辈的脑补能力,还真是强大啊。

(3)

不由分说,叶修被拉扯到了抽血的椅子上,不情不愿的把外套脱掉一半,对于男人来说略纤细的胳膊往台子上一放。(我已经忘了怎么抽血了,好久没去医院了)
“小血啊。”护士看了眼单子,念叨。

掰开手指,涂抹酒精。凉意从指尖扩散开来。叶修眼睁睁看着自己红润的指肚上覆盖了层黄色的碘酒,再干净利落的被抹去。

护士松开他的手腕,拔出盖子。一个蓝色的塑料块上冒出锐利的针尖。

已经准备慷慨就义的叶修同志,在健壮的精神的驱使下一动不动。

护士按住手腕,把另一只手捏着小针靠近。

然后眼前充斥着暗肉色,温暖而又柔软的覆上了双眼。

叶修没回过神,凉凉的左手中指指尖就那样一刺痛。接着另一个硬质物体触碰到细小的伤口。(采血)。

直到柔软棉花按压的上来,叶修才能重新视物。他无奈的看着周泽楷人畜无害的微笑脸,缩回手按住棉花,颤抖的嘶了一声:“我觉得看着会不疼点。”

周泽楷收回目光,闪烁其辞:“看着,我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