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喵NightCat

平时看看原耽或者同人2333。高一艺术生。目前在校认真学习文化课认真画画,周末认学习文化课认真画画,每天晚上磕小说,节假日才码字……(・ω< )★开学了更新会慢很多……

整理一下梗和规律……

修改一下,是“PTSD”,手误打成了“PSTD”……
第一张图不小心按了两遍……改不了了咳……

“五环之歌”怒刷存在感,可是有一点泪目。

坑/脑洞目录

占tag致歉,我加标签是为了提醒自己还有这么一个东西在……
1.天命记
大型修真文,前世今生失忆梗。
HE。
龙魂周╳拯救世界叶。
目前进度:大纲初具规模。
大概更新时间:寒假?

2.渐近线
都市现代。中短篇。ABO。
HE。
数学老师周B╳美术老师叶B。
目前进度:大纲√,已写了开头。
大概更新时间:国庆。

3.人在世
现代,学校。中篇。
HE。
“不良少年”周╳“好学生善良”叶。
目前进度:大纲初具规模。
大概更新时间:国庆—十一月。

4.荣耀未曾负
原著向,不多说了。
HE。
目前进度:叶修还没退役。。。
大概更新时间:我也不知道!

5.时空间
活的人存在于空间,死的人存在于时间。
普通人叶╳普通人周
刀。
非常刀。
he还是be看个人理解了……
目前进度:大纲完成。
大概更新时间:十月份

6.拜托了冰箱
这个我有空就写。

7.同居五十题
原著退役时间线。小甜饼。
目前进度:写了四分之一。
大概更新时间:国庆。

8.幼驯染三十题
小周小叶的日常……青梅竹马……
目前进度:写了五分之一。
大概更新时间:看情况。

【周叶】渐近线(上)

数学老师周Beta╳美术老师叶Beta
HE。
我数学不好,“渐近线”也该没学过,定义就暂且认为是“一条曲线对另一条直线的的距离无限趋近于零但是不会在某一点上相交”吧。
很多设定来自于我本身和目前在读的学校。。。
观看说明及目录:(1)
(1)

现实中没有两条线是完全平行的,只有概念中才存在。
甚至有些看似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实际反向延长后相交的反而快些。

相对的,数学概念里,有个名词叫渐近线。

简单来说,就是“距离无限趋近于零,但是不会相交。”
……直到距离几不可视也不会。

(2)

周泽楷,男Beta,S市研究生毕业后在本地应聘某一重点高中的数学老师,并被安排到了新开设的高一艺术班。

叶修,男Beta,H市研究生毕业,被特聘进S市摸某一重点高中担任美术老师,平时也教教初中部的美术课。
男B女B,AO搭配才是王道。

他俩一直没想通,为何两人会反其道而行之,成为这个世界里的断袖。

(3)

叶修和周泽楷的办公桌是面对面的,中间隔了个也就二十厘米高的隔板,“有比没有强”。然后周泽楷的右手边——也就是叶修的左手边有块小空处。

叶修发扬了办公室老师的优良传统,在桌子底下塞个折叠椅,午休就往那个空地里一放,躺着闭目养神,不睡到两点多多半不会起来。没办法,学校的美术课真的不多。

而周泽楷对此没有异议。他作息良好,并不午休,大部分中午时间都泡点茶,在昏暗的办公室里开盏小灯读读书。

开学一周后的中午,周泽楷看完小说,感叹着世事无常,把书推到桌角想换上数学书备课。然后读者喜闻乐见的桥段出现了。

茶杯被碰到,以一个圆润的姿势侧翻,周泽楷心下一慌,伸手补救不及。还没怎么泡开的茶水洒出桌子,还有部分倾倒在光洁的桌面上蔓延至沿着桌沿滴落。

叶修被淋的劈头盖脸,嗷的一声弹了起来,水珠顺着发丝滚落,亮闪闪的在空中飞过。

叶修一如既往的最简约搭配,白T恤牛仔裤,因为天气转凉在外面披了件蓝色大格子的中袖外套,此时前襟湿答答的贴在胸口,淡色的茶水沾着脖颈和锁骨流下。
——而周泽楷来的小灯恰到好处的把透出的肉色照亮了。

叶修沉默半响,和周泽楷面面相觑。

周泽楷在茶杯倒下的刹那就暗叫不好,而身为数学系的高材生,缜密的思维快速行动,把“茶杯倒下—淋到同事—抽纸表示抱歉—处理现场”一系列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

根据这一星期以来的相处经验,叶修是个好说话的人。

两人第一次打招呼时,叶修微笑着表示“请多指教”。后来几天的教学共事中,两人也有几次礼貌的询问和小型探讨,可谓是淡如水的同事君子之交。

周泽楷早早的在心里把叶修定义为“一个挺好的同事”……后来有一次周泽楷无意中提起他对叶修的最初印象,叶修对“莫名其妙被发了好人卡”一事吐槽道:“如果我当时再老流氓一点,那是不是可以更早追到你?”

周泽楷:“大概不会。”

叶修:“哦。”

而此时此刻周泽楷的左手正僵在探向桌上的纸巾的过程中。

叶修直起身,望向他的那一瞬间实在不能说长。叶修仅仅是短暂的一眼,目光仿佛能望穿周泽楷的躯壳,暗藏的那么一点情愫化作利刃,把周泽楷的心弦硬生生割裂了,发出一声脆响。

周泽楷心骤然乱如麻。叶修只是被惊醒有点迷茫吧?他半是惶恐,半是猜忌的想。

毕竟……平日里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就这一走神,手就停在那里了。

叶修迟疑片刻,开口道:“那个……”

然后周泽楷飞速抽出纸巾向叶修身上探去,身体半倾,右手仿佛要顺势拢住叶修的肩膀把后者拽向自己:“对不起,失手。”

然后周泽楷意识到,这个诡异的情景下,这个动作貌似太暧昧了。

……可是,貌似同性之间这种动作也没什么吧?

周泽楷身体顿了顿,抓着纸的左手悬在半空中,停止了前倾的动作,右手也改为抓住椅子扶手。叶修似乎有意的扫了一眼周泽楷不自然的动作,才接过纸巾:“没关系,小事。”

(4)

一见钟情。

叶修一见钟情。

叶修对同性同事一见钟情。

叶修活了五分之一辈子,性向他自己都不确定。确定的是在他的工作生涯的第一天,对一个名为周泽楷的同性5同事一见钟情了。

起初他没意识到,结果相处了那么几天后,叶修终于发现:卧槽,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还是个和我一样的男Beta!

叶修没怎么苦恼是假的。他无奈啊,惆怅啊。但是又能怎么办?

越看越喜欢。周泽楷的一举一动都像是画,深深地拓印在了他的眼睛里。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太好了,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天天那么看着。

——后来两人真的在一起后,叶修觉得他最初的愿望真渺小。

剪不断,理还乱,不仅仅是离愁。

叶修才不想断。结果就在他又一次梦见周泽楷的中午,被温茶浇醒了。

起身看着周泽楷,叶修的心突然加速了。

他看见周泽楷愣神,心里暗自觉得他可爱,忍不住提醒。

然后正当他以为对方要亲手擦拭自己身上的水时,又亲眼目睹了手忙脚乱的周泽楷急忙把动作改成“乖巧递纸”的僵硬版的全过程。

叶修:……

好可爱,可是好心酸。

有点生气,可是还要微笑着原谅他。

谁叫自己喜欢他呢?

——————————————————————————
等会去上晚自习了。

走读生也要上周日晚自习……天理何在?!

码字,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周叶】幼驯染三十题(四)

观看说明及目录(1)

写的我拍桌狂笑。。。。。
——————————————————————————
07.人肉闹钟。

(1)

周泽楷和叶修的家挺近的,而叶修家在周泽楷上学的必经之路上。

叶修不是懒。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早上醒不过来”。——多年以后,一个下午,周泽楷想起当时小小的叶修抬头,跟叶妈信誓旦旦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浅浅笑了。

“……想到啥了?”叶修当时看的莫名其妙,半响才问了一句。

“没。”周泽楷脸上还带着笑意,“你小时候。”

叶修长呼短叹:“黑历史啊,真亏你还记得。”

周泽楷愣愣的眨眨眼。他还没说啥事儿呢。“对我来说,小时候的黑历史还真挺多。”叶修幽幽的补充着,“你是不是想起我那次摔水沟里去了?啧啧啧……”
……哦。周泽楷这才想起来。叶修在河边的石头上滑了下,然后一个不平衡就倒下了。全身湿淋淋的坐在水里,叶修脸上飞过一丝茫然,接着站了起来,很无所谓的样子抖抖水。

而那时候,在岸上的周泽楷目瞪口呆。

叶修:“总有刁民想害朕。”口气还模仿的某些热播剧。

周泽楷:……

哦,是黑历史,纯正的黑历史,不带一丝杂质的黑历史无疑了。

(2)

叶修经常迟到。他每次都晃晃悠悠的站在门口,乖巧的喊“报告”。

老师无奈。周泽楷仔细想想,那时候小小的一只叶修,三番五次被请来家长。然后叶修拉着他,悄悄在办公室外偷听老师的训话。

“……这个是学校的规定,还是要遵守的……”

“啊?我每天很早就出去买菜了……”

周泽楷偏过头,叶修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

周泽楷左边耳朵被输入着老师和叶妈妈的对话,右耳则是被叶修的呼吸蹭着,痒丝丝的。

“不好。”

“咦?”叶修对于周泽楷的突然出声,有点诧异。

“……迟到不好。”周泽楷清清楚楚的重复。

叶修看着他,微微愣怔(夜喵:哦,其实是被认真的周泽楷给撩了)……转而是狡黠的笑浮上嘴角。周泽楷内心坚定不移——迟到违反规定,是不好的。

“哦,”叶修语气松散,“那你每天早上来叫我吧?我保证……不,我起不起来看你表现!”

深秋的夕阳斜照,阳光的温度很低,凉丝丝的覆上两人的皮肤。

(3)

叶修觉得,学校规定时间有一定道理,可是自己……不需要吧?对于学习天赋异禀,而且每次都正正好好,早读结束的那么一小段下课时间悠闲的逛到学校……

其实对于叶修这种学习毫无耽误的学生,老师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叶修也一直很识时务的在一些重要的日子准时到校。

“100分可能不是你的极限,只不过试卷的上限就只有100分。”

于是老师很严肃的找来了家长,表示不止是规定的问题,还有态度。叶妈妈很抱歉的表示,她每天都赶早市去买菜,等不到叶修起床。提前把他叫起来也对孩子不好。

“晚点去买菜,就亏大了。”叶妈妈义正言辞。

老师:……

那个,叶修可能没有菜重要。(夜喵:……?)

然后叶修又其中作梗,把周泽楷推给妈妈,表示小周会来喊他起床。叶妈妈认识周泽楷,这个乖乖巧巧的孩子很是讨她的喜欢,然后就准备让他当闹钟试试看。

……谁知道叶修人小鬼大的心里藏着什么居心呢。

(4)

周泽楷扒住门把手,做着脚不离地的引体向上,插进钥匙,打开大门。然后轻车熟路的溜上二楼——叶修的房间。

门窗紧闭,房间里昏暗一片,拖鞋一个躺一个侧卧的在窗前……哦,感情还是叶修被照醒后迷迷瞪瞪的去拉了窗帘再趴回来睡。

然后一团叶修,四仰八叉的笼罩在名为“被子”的封印下。

……叶修原本期待着来自周泽楷温柔的叫床——不,叫起床。

事与愿违啊。

被寒气侵袭的叶修嗷的一声,去追寻已经被周泽楷一把扯到地上的被子。这可是这个房间里除了叶修外唯一的热源啊!!!还要不要让人活了!!!

至于周泽楷,冒着风赶过来,浑身上下裹挟着冷风的寒气。不然叶修会猫扒树一样的紧紧吸附在他身上。

“起床。”周泽楷语气斩钉截铁。

叶修眼睛实在分不开来,眼前一片花,滚落在地上抬头很努力的看钟。

六点半。

惨绝人寰。

学校规定到校时间是七点半啊。

(5)

叶修和周泽楷很准时的踩点七点半,站在了班里门口。
班里同学有种鼓掌的冲动。一向早到的周泽楷差点迟到,一向晚到的叶修准时踩点,太罕见了!

周泽楷:生无可恋。

要知道从叶修家到学校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啊。他为了保险,还特地早了半小时到叶修家。

……在此感怀:刚起床,听见关门声的一脸懵的周妈妈。

……所以,鬼知道叶修是怎么在家磨了45分钟的。

——————————————————————————————

明天语数英开学摸底考……也不是,是检测上学期高一衔接班的成果有没有忘掉。

好歹都高一了。。。能不能考点别的。。。

啊——